讀書日記

讀書日記 #8 Uber 和 Airbnb 憑什麼翻轉世界


Uber 和 Airbnb 這兩家新創企業,從美國發源,用「共享經濟」顛覆了商業、工作和我們的生活,影響力遍佈全球,成為當今最熱門的商業教科書。那他們又是怎麼起源的呢?

「Uber 和 Airbnb 憑什麼翻轉世界」這本書的作者,同時也是彭博社的資深執行總編,就花了三年的時間訪談 Uber 和 Airbnb ,包括創辦人、兩家企業的核心人物和政府人物,從時代背景的趨勢下,分別去解讀它們成功的關鍵和最大挑戰。

 

Uber 和 Airbnb 的成功方程式:共享+網路+信任機制


主要依照時間序分成三個部分,

首先,先敘述 Uber 和 Airbnb 這兩家企業的創立過程,著重在草創階段跟發展背景;接下來,則是把重點放在兩者在營運過程中的優勢、遇到的難題與如何擴張;最後的章節,作者從目前的趨勢去看 Uber 和 Airbnb 未來的方向和挑戰。

其實從書裡可以看到,Uber 和 Airbnb 的崛起路徑有一點相似,他們都採用了「工餘計畫」—也是在工作之餘,把創新的點子發揚光大

而這兩個「工餘計畫」,

 

都是透過科技和網路的力量,加上新的信任機制,把「共享經濟」這個概念具體化變成「服務」,進入市場

 

在進入市場的過程中,Uber 和 Airbnb 充滿許多爭議,遇到的最大阻撓也相同,就是來自政府的法規。

但再深入探究,會發現兩個企業的不同之處比方說,剛開始起家的時候,Airbnb 相較 Uber 是窮很多的、又沒資源,創辦人的特質也非常不一樣。他們兩家企業怎麼在這樣的背景下,創造新的經濟模式,我覺得非常有趣。

 

法規限制是共享新創最大阻礙

 

雖然這本書的內容是以美國為背景,但我在讀的時候,會一直聯想到 Uber 和 Airbnb 目前在台灣的狀況,其實和書中提到兩者剛進入美國市場的時候非常像,都是受到法規限制的。

講到 UBER 在台灣的現況 ,就不免會想到汽車業運輸管理規則第 103-1 條修正草案,也就是俗稱的「Uber 條款」。今年 2 月,交通部預告了要修正法案,要 Uber 用跳錶的方式,用小時計價,而且還需要付現,禁止有折扣,就等於限制 Uber 原本的營運模式,變得跟計程車一樣。

如果在那段時間大家有搭 Uber 的話,可能會注意到很多司機的椅背上,會貼「支持連署」的貼紙;甚至,美國政府還透過美國在台協會 AIT 寄信,指出台灣政府對外資的不友善。

在五月底,交通部就正式宣佈「Uber 條款」預計在十月實施,到時候,違法的業者就有可能被罰九千到九萬塊不等的罰鍰,目前全台灣一萬名的 Uber 司機都會受到衝擊,更別提我們這些 Uber 使用者了。

雖然 Uber 有說明,在法規實施前的這四個月緩衝期之內,還是會維持現在的營運方式,但 10 月「Uber 條款」 上路之後,會不會改變營運方式或收費機制,Uber 現在還沒有明確回應。

而 Airbnb 面臨的狀況也類似,從 2013 年在台灣營運到現在,都以旅館房間、類似日租套房的形式為主,但這就是法律的灰色地帶。

根據 2015 年的《發展觀光條例》規定,只要沒有申請觀光旅館或旅館執照,最高可以罰 50 萬元;沒有申請經營民宿執照的話,最高罰鍰 30 萬元。換句話說,日租套房、短租公寓和房間共享,是通通不合法的,而到了四年後的今天,觀光局還預告會再修正條例,違法經營的最高罰鍰可能到 200 萬元。

 

 

創新、數位浪潮來襲,別國政府都怎麼做呢?

 

政府在Uber 和 Airbnb 的創新路上,好像一直扮演著阻撓的角色。當然,不是說不需要保護既有的產業,但是在面對這些「破壞式創新」的業者,難道禁止就是最好的方法嗎?

以美國來說,加州的政府就在 2013 年在公用事業法裡面,增設了一個「網路運輸服務業」的項目,為的就是讓 Uber、Lyft 這些運輸平台,可以在受到合理管治的情況下營運。而澳洲、日本等國家,也都有針對 Airbnb 和 Uber 另外制定法令的規範。

這些國家規範新創業者的共通點,不是禁止、不是修法、也不是鬆綁,而是另外訂立新的行業種別在法規裡,來區分舊的傳統業者。

這些在網路普及後,才逐漸興起的事業,在本質上就和傳統業者不同,以 Uber 和 Airbnb 這些共享經濟業者來說,之所以可以不斷擴張市場,就是因為它們用網路,把閒置的資源跟需求作更有效的配置。

未來,這些新型態的商業模式,也只會變得越來越多,我認爲這股創新、數位的浪潮不應該用法規「禁止」,而是要用心的規範去「因應」變化,帶動更多元的產業發展和就業機會。

 

(首圖來源:Flickr

Tagged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